故事

3


這天,午後整理起照片。一張白牆綠欄,我想起那年冬天,在安平樹屋和德記洋行的故事。

「這樣糾結的無花果樹跟,生命的力量讓這個洋行的廢倉庫有了新生命。半世紀以前被人發現了,而它也有了屬於它的名字-安平樹屋。」你指著牆上的樹根對我說。讓無數氣根攻佔的土角水泥牆,似乎訴說著當年洋行的繁榮盛景不再,今日雖有人跡,卻是爲了後人緬懷那年的歷史。

「有些煤油的味道呢。」

「呵呵…那是霉味…不是煤油吧。」你笑著捏了我的鼻子。

「好舊哦!他們那時候在這裡做什麼呢?」不由自主的伸手摸著斑駁的土角牆,外面覆的那一層水泥經過了將近一甲子的歲月,也蒙了灰灰的色彩。「你說,會不會也有個人在那個綠欄杆旁等著她出港的親人呢?」我指了指窗外的建築。

你握緊我的手沒說話,卻將我帶出倉庫,走到了洋行。

「來照張相!」選定了角度,你終於肯按快門了。

總喜歡看著你調整相機又爬上爬下的找角度。
喀嚓!艷陽、白屋、紅磚、還有個開心的我。
你皺著眉頭看了看我,又透過相機看了看我。

「怎嚜了?」你搖了搖頭沒說話。

「原來這裡已經改成了蠟像館了。」二樓的風景,看的見方圓三百公尺。眼力更好的,還可以看見瞇成細細一條線的海。

「你還好嗎?」坐在一旁長椅上不說話,你只是把玩著相機。
良久,「我們回飯店吧。」你握著我的手,似乎用力了些,語氣透露著不妥協。

每回你這樣,總讓我生氣,好像不答應不行似的。
唉…也罷!反正周瑜打黃蓋,一個願打一個願挨。

歡迎加入小青Facebook粉絲團,來跟我聊天吧! ↓↓↓↓↓↓↓

2 Comments on “3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