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歌,我與雲門的第一次,也是第2000場紀念

行前沒有看過任何關於九歌的介紹,
只印象中幾年前雲門八里排練場的一次大火,許多珍貴的資料都付之一炬。
連印象中九歌面具全數燒毀的記憶也是錯誤的,
原來,是那場大火中,封箱裡的雲中君面具,依舊完好,
開啟了這齣創團舞碼重回舞台的關鍵。

關於雲門的記憶,久遠的已快要忘記、鄰近的清晰可見。
小時候某一天、爸爸開車載著我們四口到台中市(到底是中興堂還是惠蓀堂我已經想不起來了…)看雲門免費戶外表演
那次舞台的美,當時學舞的我腦海裡留下幾個深刻的畫面,
與大紅討論,卻也想不起究竟是流浪者之歌、還是薪傳了。
久遠的,只記得舞台上黃光乍現、舞者肅然的神情、微風吹拂的夏夜晚風,幾許片段。
此後,關於雲門舞集,我心裡有更多的崇敬。

鄰近的記憶,已來到大四將畢業的那一年,
大概我有強運附體,竟被我選上了第一次的「與雲門共舞」選修課,當時大家搶瘋了,
果然如我預期,雋怡也選上了。當時的每一堂課,至今仍是我心裡的美好回憶。
當時上課的舞碼是Tantalus
※取名自天神宙斯之子Tantalus,在希臘神話中他因為犯錯,被罰站在水中,卻永遠喝不到水,
看著近在眼前的果實卻永遠吃不到,還有什麼比這種不痛不癢的懲罰更殘酷?
而我們都是Tantalus。

改編自Tantalus的成果發表,來自國泰樹下草皮的20分鐘討論,讓我們快速編排完一支舞蹈。
小丑之舞,那樣的掙扎、誰誰誰總告訴我們要這樣、要那樣、這樣不對、那樣才好。
每個橋段都有大家的想法,統統放進來了,一個都沒少過,
在成果發表後,依莉姐宣佈A4組獲得第一名,讓我們有幸得以登台演出。

直至前幾日九歌於台北演出,
入席就聞到一股淡香,原來是舞台前的蓮花池,表演還沒有開始就令人充滿期待。
不管是女巫與大東皇、雲中君、湘君、大小司命、山鬼、國殤,都如此令人驚奇。
湘君悠然身影令人心醉,最終池畔的重生,已有千千結,是回不去的從前。
國殤片段,蔣勳老師的聲音配上舞者肅然步行的神態,我早已起雞皮疙瘩,
最後的熒熒燭火,不僅是紀念亦是祝禱,
或許人民總是不斷祈禱、而神祉卻未曾降臨,但是祝願使人產生力量與信念,因而改變。

這不再只是屈原所著九歌的再現,不再是林懷民老師的九歌演繹,
而是另一種精神傳達:敬畏鬼神,而產生約束;信仰鬼神,而產生信念。

九歌,是我的第一次雲門售票演出,也是我第一次踏進國家戲劇院,
謝謝雲門舞集帶給我美好的夜晚,也不會是最後一次,耶!

開始滿心期待明年春鬥了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宇過天青的雜言雜語

天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Stacey
  • 寫得真好!!:)
    比我的要好讀多了!!

    我會再把你拉近國家劇院的 嘻嘻
  • 天青
  • 好阿!我開始期待明年春鬥了耶耶耶
  • Stacey
  • 我也要去~~~~~
    一起注意票訊吧!!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